【专访】乐高的 STEM 教育哲学
公司 | 访谈

【专访】乐高的 STEM 教育哲学

日期:2017-07-19    来源:芥末堆    浏览:3532

乐高让孩子爱上学习的秘诀是什么?同样是积木,乐高教育跟乐高玩具有什么不同?

(图:乐高教育总裁姚思鹏)
 
  芥末堆 阿槑 7 月 14 日报道
 
  六块颜色相同的乐高 2x4 基础颗粒可以有 915,103,765 种拼砌方式,这正是乐高的魅力所在,用无尽的想象力带儿童进入无限的拼砌世界,在动手建造的过程中激发孩子的创造力。这使得乐高跟教育产生自然的关联,一位英国的老师把乐高作为教具应用到课堂教学中,从此赋予其教学意义。
 
  1980 年,成立 48 年的乐高集团建立了一个新的部门,用来开发教育产品,践行“乐高产品不仅仅是玩具”的理念,并推出支持学校教学的乐高教育套装。而到今天,乐高的教育产品已经遍布全球上百个国家。
 
  可以说,早在 STEM 教育成为风口之前,乐高教育已深耕 STEM 教育多年。此外,教育者们以乐高积木为教具,在不断探索更多学习方式的可能性。
 
  乐高让孩子爱上学习的秘诀是什么?同样是积木,乐高教育跟乐高玩具有什么不同?乐高教育总裁   姚思鹏向芥末堆分享了乐高的 STEM 教育哲学。
 
  for Play VS  for Learn
 
  “Learning through play”,即“玩中学”,是乐高玩具所提倡的理念,而“Playful learning” ,即趣味学习,则是乐高教育的口号。
 
  对于乐高玩具与乐高教育的定位,姚思鹏解释说,两块业务拥有共同的价值观,学习是他们共同的关注点,但玩具本身的目的是让孩子玩得开心,一切设计是为了“玩”,同时在有趣之外附加学习属性。在玩乐和动手建造实体作品的过程中,孩子能获得空间感、逻辑思维、解决问题的能力、合作能力等素养,并训练想象力和创造力。
 
  乐高的创始人认同在玩中学的理念,依托建构主义理论,乐高教育构建了一套游戏化学习的体系,其产品瞄准课堂教学。乐高教育需要研发与教学大纲匹配的教学资源,提供给老师和学校,通过课堂教学活动产出成果,完成相应的学习目标。比如,帮助老师为学生提供有趣的学习体验,确保在游戏过程中能够达到传递学科知识的目的,此外,用怎样的方式评估学生的学习成果也是研发人员需要考虑的因素。
 
(乐高® MINDSTORMS® 头脑风暴教育 EV3 机器人
 
  乐高玩具与乐高教育在市场上有不同的定位,两条产品线基于不同的用户群体而开发,前者主要瞄准 C 端消费者市场,后者则围绕学校提供教学解决方案。相同的是,两者都兼具玩乐和学习的属性,为孩子甚至成人创造和表达创意提供了无限的机会。
 
  从家庭到课堂
 
  乐高教育提倡通过动手和动脑,通过解决现实问题,让孩子在建构中学习和发展思维,这些理念融入在乐高教育的产品基因里,与 STEM 教育所注重的跨学科学习、动手、小组协作等一致,因此,市场上有大量依托乐高教具开展的 STEM 教育机构。
 
  跟直接面对消费者的玩具不同,乐高教育产品需要为学校和老师提供一套解决方案,包括硬件、软件和 STEM 课程、教学评估工具,以及在线师资培训课程等在内。针对幼儿园、小学和中学,乐高教育根据不同年龄阶段儿童的特点研发出配套课程和解决方案,这些资源均在其官网免费开放给所有教育者。比如,乐高教育在中学主推 Mindstorms 头脑风暴教育 EV3 机器人,在小学则应用 WeDo 2.0 科学机器人套装,以及语言教学工具故事启发套装等产品。针对校外培训机构,乐高教育同样研发了系列主题课程。
 
(Wedo 2.0小学科学机器人套装)
 
  姚思鹏分享了乐高教育课程研发所遵循的 4C 原则,以建构主义理论为基础,为儿童创造适合学习的情境,帮助他们主动构建知识,具体来讲,分为以下四个步骤:
 
  Connect,联系。由老师创设一个开放式的挑战或任务,学生来探索解决方案,激发他们的好奇心,在已有的知识经验与新的体验之间建立连接。
 
  Construct,建构。每个乐高式任务都必然会有动手做的环节,通过在真实世界中完成模型建构来探索问题解决放哪,简单来说就是“从做中学”。
 
  Contemplate,反思。学生需要思考自己在建构环节中学到了什么,并互相分享,通过学生间以及师生间的对话与探讨,反思自己的解决方案,并作出调整和优化。
 
  Continue,拓展。基于在挑战中学到知识,将所学知识和技能运用到新的任务和挑战中去。
 
  为了让乐高快速融入课堂教学中,乐高教育的研发人员会与一线老师合作来迭代产品和课程,使其更贴合课堂教学的需求。但跟目前 STEM 产品进课堂的情况一样,乐高教育产品融入课堂同样存在一些挑战。姚思鹏举例说,乐高所提倡的教学方法跟老师在师范院校所学到的分科教学不完全相同,更强调老师“引导者”的身份,因此,老师需要调整自己的教学方式,引导学生去发现和解决问题,而非占主导地位的讲授模式。此外,在有限的课堂时间内,老师需要思考,如何将教学活动跟学科完美结合,在 45 分钟之内让学生学到具体的学科知识。而这些问题在欧美和中国的课堂都很普遍。
 
  本土化之路
 
  伴随着 STEM 教育在国内的燎原之势,乐高教育在中国发展迅速,目前有大约两万所学校把乐高教育的课程融入教学中,中国也被视为其最重要的市场之一。
 
  早些时候,乐高教育主要借助本土经销商的力量,将其教育产品在校园落地。据了解,乐高教育目前在国内的的合作伙伴包括西觅亚,奕阳教育,立务教育,狮王教育等。对于合作方,乐高教育看重其学术背景和渠道关系。
 
  以奕阳教育为例,这家专注于学前教育领域的服务商与全国 3000 多家幼儿园建立了合作关系,为其提供课程方案服务、师资培训等,旗下还成立了学前教育研究机构奕阳教育研究院。双方在教学内容再研发、教育服务、市场推广方面进行合作,共同为中国幼儿园、小学、中学提供创新学习解决方案。乐高教育在国内的另一家合作方西觅亚覆盖 2000 多所幼儿园,6000 多所中小学,70 多所大学,600 多个校外活动场所。
 
  通过合作方,乐高教育得以触达中国的一线老师,了解他们对教学产品和课程内容的需求与建议,反馈给位于丹麦总部的研发设计团队,对标准化的课程和教学材料进行修订,最终给出本土化的解决方案,在中国做大规模推广。
 
  乐高教育也在探索直接与体制内合作的方式。2010 年,乐高与中国教育部与达成合作,共同启动“技术教育创新人才培养计划”项目,为入选的中小学配备乐高机器人教具,并辅以配套的师资培训。2015 年,该项目进入第二期,姚思鹏透露,目前乐高教育依托各地的教师范院校,在全国建立了 10 个教师培训基地,帮助老师开展创新教育,同时共培训了 3 万多名老师。作为乐高教育所瞄准的核心市场,未来他们会投入更多资源,继续推进与学校的合作。
 
  在 STEM 教育这条路上,乐高已经走过了 20 多年。姚思鹏表示,“乐高教育致力于构建一个以乐高积木为载体,与学校课程相结合的教育解决方案在中国推进 STEM 教育。” 在人工智能和大数据的时代,乐高教育希望通过数字化的工具和学习平台,将实体与虚拟相结合,让传统的积木为学生提供独特的学习体验。
 
  【感谢您长期以来对芥末堆的支持,在读完这篇文章之后,我们真诚地希望您参与乐高教育合作意向调查。】 
 

扫描二维码参与调查
TAGS: 乐高 STEM 姚思鹏 乐高教育
中文网玩具资讯微信二维码

中外玩具网微信公众号

玩具业领先的网络全媒体,唯一被百度、谷歌、搜狗等搜索引擎同时收录的新闻源,为业界提供及时、权威、丰富的行业资讯

热文阅读
热点推荐:乐高玩具 芭比娃娃玩具 玩具批发 儿童玩具 玩具 玩具车 芭比娃娃 乐高积木 玩具批发市场 儿童玩具批发 儿童玩具批发市场 感应 哑铃 熊大 星辉 绳子 行走动漫 决明子玩具 音乐魔法棒 乒乓 沙滩玩具套装 仿真模型 北京毛绒玩具 换装娃娃 护颈枕 钢架蹦极床 乐高 四驱车 火车玩具 玩具车 软弹枪 学习机器人 机器人 高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