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访《哈利·波特》的“魔法世界”

   日期:2011-09-05     来源:南都周刊    浏览:5693    评论:0    
核心提示:  乐高公司称哈利·波特相关玩具已经成为其最畅销的商品,并计划继续开拓新的哈利·波特主题玩具,尽管不会再有新的相关电影出现了;Edgy仿真玩具制造商Neca声称,大约70%的哈利·波特的相关产品是销售给成人的,包括已经成年的大学生们,他们与哈利·波特一起成长但是继续热爱哈利这个角色和这个神奇的故事

  乐高公司称哈利·波特相关玩具已经成为其最畅销的商品,并计划继续开拓新的哈利·波特主题玩具,尽管不会再有新的相关电影出现了;Edgy仿真玩具制造商Neca声称,大约70%的哈利·波特的相关产品是销售给成人的,包括已经成年的大学生们,他们与哈利·波特一起成长但是继续热爱哈利这个角色和这个神奇的故事……P5


南都周刊201133期封面

  现在,让我们出发,跟着哈迷的脚步,去追寻《哈利·波特》的魔法王国,并由此出发,进入《哈利·波特》构筑的现实世界。

  《哈利·波利》系列电影即将落幕,《哈利·波特》的神话还在继续。这个夏天,在哈利的出生地英国,朝圣的哈迷挤爆了每个取景地;凡是跟哈利沾边的物什,哪怕做得再粗糙,也被哄抢一空;在世界的每个角落,都有穿长袍戴尖帽子拿着扫帚的古怪少年出没……十年,在哈迷心中,不是一个时间概念,而是一个魔法王国的建成。

  从1997年首部作品《哈利·波特与魔法石》出版开始,系列丛书已经在全世界卖出4.5亿册,未算最后一部,系列电影全球总票房已经超过60亿美元,J.K罗琳的身家超过英国女王,在广告、电视、DVD等行业,《哈利·波特》都成了一只下金蛋的母鸡。

  现在,让我们出发,跟着哈迷的脚步,去追寻《哈利·波特》的魔法王国,并由此出发,进入《哈利·波特》构筑的现实世界。

  魔法是永不老去的纯真

  人需要拥有多大的浪漫主义或者要多盲目才能够对当下发生的事情无感无觉,而是纯粹地沉浸在对历史或者电影的遐思里去呢——何况《哈利·波特》还是一部充满后期制作的魔幻题材电影?

  文/图_蔻蔻梁

  “你也是从《哈利·波特》的第一集就开始追吗?”我问干女儿格格,一辆喷绘着《哈7》广告的双层大巴像骑士巴士那样飞快从我们身边掠过。格格不可置信地看着我说:“拜托,那年我只有4岁。”

  这让我几乎想给她一个恶狠狠的眼神——我和一个“当年只有4岁”的小姑娘一起兴致勃勃地跑去英国找霍格沃茨魔法学校,这事儿,是不是会凭空让“那年4岁”四个字把自己映衬得满面沧桑呢?

    喷绘的9 3/4站台!

  “来之前我又看了一遍《哈利·波特》的电影。”我们从国王十字(king’s cross)火车站地下刚冒出来,格格就忙不迭地显摆。“切,书我都看了4遍了。”我不失时机地攀比了一下。

  “好嘛,那管罗恩叫小罗罗那个是谁?”她考我。呃,好吧,一比零。

  这是去霍格沃茨魔法学校的出发地。国王十字事实上是火车站+地铁站,从地铁里钻出来以后,就要跑到它的火车站那边去找9¾站台。这个雄伟的老火车站矗立在伦敦市中心接近200年了,和欧洲其他大城市的火车站一样,有着迷人的外观。

  火车站里人很多,《哈7》下部刚刚在伦敦上映,这里面一定也有我和格格这样的人,为着一睹9¾站台的原貌才来的。

  我一边走一边问格格:“如果,我是说如果,你一靠在墙壁上,真的就透过去了。而我无论如何穿不过去,你怎么办?”她认真地想了想说,“不怕,那我只好先去坐火车到魔法学校里了, 你就先回去吧。”我想了一下那个场景,一种“不知道怎么跟你亲娘交代”的恐惧涌上来,算了,换个想象,还是让我穿过墙壁去魔法世界比较好。

  其实在这个重要的场景里,J.K罗琳是犯了个迷糊的,因为书上虽然说进入这个99¾站台需穿过9号站台和10号站台之间的分隔砖墙。事实上它们根本不在国王十字车站的主体里,而且把9号和10号站台分开的并非一道墙,而是两条铁道。所以实际拍摄时是在主车站的4号和5号站台拍摄的 。而《哈7》的最后一幕场景并不是在国王十字火车站拍摄,选址是另外的地点,算是“站替”。

  更重要的是:国王十字火车站在装修啊!!!所以无论你是游客还是乘客,现在都不可能进入9号和10号月台,它们被密密实实地封了起来,过道上描绘着它们未来的样子。

  这个发现让我们有点抓狂。抓了一个工作人员问:“9¾站台呢?”她见多识广地朝外头努了努嘴说:“那个哈利·波特的东西在外头。”

  “哈利·波特的东西”?真是大不敬,死麻瓜。于是我们又跑到外面去看。一看之下倒吸了一口凉气:麻瓜们把99¾站台挡起来了,然后在外头搞了个喷绘,供哈迷们朝圣。喷绘,竟然是廉价而低劣的喷绘,像一个“迎大运树新风”喷绘那样贴在墙上,还贴了半个手推车在那里。

  一群年轻哈迷正挤在那张喷绘前兴奋地合影。“你去嘛,你去冲到墙里去嘛。”我一边失望着,一边揶揄格格。这个14岁的小姑娘竟然也就欢天喜地地跑过去了,摆了个标准的穿墙而过的姿势。按下快门的时候我真怀疑,莫非她看到的景象和我不一样?

  再回到地铁站里,看到两个背着大包的年轻人操着不流利的英语拦着一个站警又在哈利·波特哈利·波特地问,而站警无奈地摇了摇头。格格一个箭步过去说:“找9¾站台吗?在那边。”年轻人急匆匆地道谢然后顺着她手指的方向飞奔过去,我俩对视了一眼,得意极了。


国王十字车站的9¾站台,是哈迷朝圣之旅的起点。

  买一根魔杖去

  这次来英国,老哈迷蔻蔻的目标是要先看《哈7》大结局,以便在微博上疯狂剧透,达到显摆和增加粉丝的险恶目的;小哈迷的目标是要去买根正版的魔杖,回去看谁不顺眼就施一个“通通石化”咒。

  哈利·波特专卖店在摄政街的Hamley’s玩具店里。走吧,哈迷小妞。

  你几乎不可能错过Hamley’s。这个一度是全世界最大的玩具商店专职贩卖欢乐。在门口就有打扮成各种样子的角色在和顾客玩耍。耍帅的海盗,笑起来眼睛要埋在皱纹里的大叔,门口一派热闹。

  在被商业操作洗了脑的老哈迷蔻蔻的想象里,伟大的《哈7》刚刚上映,理所应当整个1楼都是卖它的东西。在一楼转了一圈,没有。去二楼转了一圈,还是没有!小哈迷格格急了,抓住一个正在放小飞机的店员就打听,哈利·波特在哪里?“啊,四楼柜台。”

  柜台?开什么国际玩笑。柜台?我们一致认为这个英国人可能英语不是太好,或者根本就是放小飞机放傻了,他想说的应该是“整个四楼都是哟,亲”吧。

  到了灯光阴暗的四楼,啊呀,果然并非什么专卖店,而是在角落里的一个小柜台,跟指环王在一起,不过四五平方米的地方。但是,每一平方厘米都挤满了人。

  网上照片里那个可爱的大多比模型并不在,只有一个小小的巴掌大的多比,可怜兮兮地看着金飞贼。光轮系列竟然是塑料浇铸的,想象中的几个学院的围巾和斗篷并无出售,手机套并无出售,连“哈利·波特全集”都没有。

  一柜子的魔杖各自下面标注着自己的主人名称。看到那根古老的接骨木魔杖了,果然和电影里的一模一样!居然没有隐形斗篷和复活石卖,万一想凑个死亡圣器呢?我自己跟自己嘟哝。“我要罗恩的魔杖!”格格扒开挤在柜台边上的那些小孩,着急地冲服务员喊:“哈罗,哈罗!”可是还有好多好多小孩都在喊哈罗呢。小孩们一边喊,一边拿着柜台上的魔杖玩。橱窗里展出的是木制的魔杖,柜台上的是另外一种塑料版本,顶上装个LED小灯,一挥,就闪亮起来。格格拿着哈利·波特的塑料魔杖挥一下,“荧光闪烁”,她念咒,灯亮了;再挥一下,灭了。她高兴地把咒语念了好几遍:“在家里,我都只能挥筷子。”她说。

  塑料魔杖看起来傻大笨粗,做工低劣。一看底部,made in China,其实这个柜台里所有的商品都是中国制造——我竟然没想到?!

  “我晚上要抱着它睡觉!”格格拿着刚到手的魔杖,四周点着。“拜托,假的啦!”我被劣质魔杖伤了心,有点儿赌气。这又是什么?我展开一张写满签名的纸大犯糊涂。“邓布利多军的名单嘛。”格格从旁瞥了一眼说。二比零。“你到底看了几遍《哈利·波特》。”我有点气急。“谁记得呢,快翻烂了吧。”格格举着魔杖戳了一下旁边的活点地图。

  要想象力才能还原霍格沃茨礼堂

  作为一个干妈,道理上应该胸怀着“参观国际一流学府,树立人生雄心壮志”的目标带格格来牛津的。不过事实上我也知道,如果牛津的基督学院食堂(又叫大礼堂)不是霍格沃茨学校礼堂的拍摄场地,格格对这个地方的兴趣至少减少一半。

  基督学院门口站了一排兴奋的小孩,个个穿着黑色斗篷,其中一些戴着尖尖的巫师帽,就差手里拿扫帚。都是朝圣者。

  格格眼睛都不眨地盯着那群小孩,几乎流下了羡慕的鼻涕:“我也要去买个斗篷穿着。”她说出了我的心里话。以“陪小孩”为名果然可以做许多“纯大人”在一起不可能做的事,它们又爽又傻,太对胃口了。出奇的是两个人出来走遍了牛津的主要商业街道,竟然一件斗篷也没有见着。唉, 这样一来,可不显得我们中国哈迷太不专业了吗?

  距离礼堂午休结束还有半小时,格格就急着拉我排队去了。我一边走一边告诉她西方人的时间观念,结果发现果然她才是对的,食堂门前的阶梯上已经挤满了人,至少有200人在我们前面……三比零。

  终于进了学院食堂的大门。在电影里,四个学院的新生就在这里等候分院帽的分配。暗色的木板,长条的桌椅,墙上名人的画像,如果再加上无敌想象力,把它扩大10倍左右,它就跟电影里看起来一样了。只是少了邓布利多的大白胡子和一群眼睛里都是光彩的小魔法师,少了到处飞的猫头鹰和吼叫信,少了会动的肖像画,多了排队参观看完即走的游客,而已。

  游客必须严格遵照游客通道行走,不能停留,否则后面就要引起交通大拥挤。连四处摸摸四处看看的自由都没有,格格在餐桌前做了个苦着脸的表情拍了张照片 。“算了,这才证明我们果然是麻瓜。”我还是情愿相信麻瓜看不见魔法世界这个解释,“对啊,否则安全屋可不就没用了。”格格立刻赞同了我的观点——但我们至少是比较懂魔法世界的麻瓜吧,才能这样明白事理呀。

  这个食堂如今依然是一个吃饭的地方。据说有时候也会邀请一些法国著名的厨师来献艺。安排了橘黄色台灯的“高桌”用餐区严禁进入。到现在,基督学院的食堂还是严格尊重传统,只有教授、资深研究员或者被邀请的优秀学生才能登上高桌,一般学生只能坐普通座位。

  和格格离开食堂,在这一天剩下的时间里,她被牛津的cover market吸引,被不同的学院和路上走着的大学生吸引,被街上那些书店和文具店吸引,甚至被一个名字叫做“东方不败点心烧腊中菜小厨”的古怪中餐厅吸引,唯独没有再在嘴上念叨关于哈利·波特的事情。牛津开始散发它本身的魅力,我们终于把牛津当做牛津来逛了。

  魔法单品

    蒸汽火车朝梦想开去

  其实过往的每一次“朝圣”都让我有点扫兴。例如说梵高的夜间露天咖啡座看起来莫名其妙,海明威的小酒馆根本就是旅游大巴聚集地。人需要拥有多大的浪漫主义或者要多盲目才能够对当下发生的事情无感无觉,而是纯粹地沉浸在对历史或者电影的遐思里去呢——何况《哈利·波特》还是一部充满后期制作的魔幻题材电影?所以,正因为我相信魔法,所以从不妄想把电影和实景联系起来。

  但是,当我知道冒着蒸汽的霍格沃茨特快开过的那条桥还存在,连火车都还在冒着蒸汽呜呜呜呜跑的时候,还是忍不住了。

  “我订了霍格沃茨特快的火车票!”我向格格宣布。

  “耶!”我们躺在草地上,哇咔咔咔咔地笑起来,把鸽子都吓跑了。

  威廉堡位于苏格兰高地和低地的交界处,是进入苏格兰高地旅游的门户。 这个小镇本身就拥有惊人的湖山美色。尤其在夏季到来,绣球花开满石墙边,湖水如海水一样湛蓝,背后就是巍峨大山。

  The Jacobite Steam Train高地蒸汽火车从威廉堡出发,终点落在马雷格。全程不到2个小时,虽然短,却在2009年与2010年连续两年被《Wanderlust》 杂志评为世界最经典火车之旅路线,也在“欧洲最美丽的10条火车线路”榜上常驻。

  早上到了月台一看,乖乖,售票窗口边上排队的队伍几乎跟火车一样长了,可听说当天只有7张票出售,于是看到许多失望的面孔。

  我们两个订了票的人难免得意地跑到去火车头前拍照。这下子看到了,这辆火车果然长得跟电影里一模一样,来朝圣,不就追求个“一模一样”么?甚少要求拍照的格格欢天喜地地站在火车面前大摆姿势,火车突然大声“呜呜——”叫了起来,喷出浓浓白烟,格格惊得跳起来,一边拍着胸脯一边咯咯笑。瞧,和电影里一模一样。

  火车分三种座位,一等座、二等座,以及“和电影里一模一样”的包厢。火车出发后20来分钟广播里就开始预告:“Glenfinnan站就在前方。”于是满车人纷纷想办法把车窗打开,探出脑袋或者探出相机,就等着看冒着蒸汽的火车头如何呜呜地通过这21个桥拱。有些更精明的人则一早就去霸占了两节车厢之间的大窗户,把头彻底探出去看个够。代价就是吃一脸的煤灰,毕竟是蒸汽火车啊。

  我第一次嫌弃蓝天白云,并因为天气过于和煦而感到失落。天底下有哪个巫师是在蓝天白云下飞行的呢?跟魔法相关的一切难道不是自带三分暗黑蛊惑系数才对?

  火车会在Glenfinnnan停靠20分钟,让大家去看老火车车厢改成的博物馆吧。一进老车厢就看到行李架上的老式行李箱,最让人振奋的是,就在这些行李箱边上,赫然放着一把扫帚。我指给格格看,这不是飞天扫帚又是什么呢? “骑上去你就可以直接飞到目的地了。”我捅了一下格格,两人看着它相对傻笑。火车厢里有位老作家正在签售自己的作品,我调动了全身的理智和知识才按住自己没上去傻乎乎地问上一句:hi,您是 J.K罗琳吗?

  一路果然大山大湖掠过眼前。一路上都能看到许多火车爱好者在路边,在桥上,甚至扒在铁丝网上举着相机拍这辆霍格沃茨特快。有些铁路边的小村庄里,竟然有全家大小衣着整齐地站在门口等火车经过,然后一直冲火车里的人大招其手,车顶浓烟滚滚。

  终点不是霍格沃茨,而是个码头小镇,人人都到码头上去买一只雪糕吃在嘴里,格格兴致盎然地在喂一只海鸟。一个非英语国家的老头子用磕磕巴巴的英语冲我们说:“去看,那边,大鱼。哦,不是鱼,大的。那么大。”他指着20米开外的码头,高兴地比画,干脆拉着我的胳膊带着过去看“不是大鱼”。

  原来是三只胖乎乎的斑海豹在码头边的水里玩。它们表演翻滚,表演发呆,有时候船工扔两条鱼给它们,就敏捷地接住吃下去。“我从来没见过真实的海豹!”格格简直不知道该怎么控制自己的表情和四肢,“噢,老天!大自然哎!”她兴奋得发红的小脸上有着在深圳从未见过的光彩,我看见自己在海水的倒影里笑得如她的同龄人。9?站台到底在什么火车站?魔杖到底made in 哪里?霍格沃茨的食堂到底有多大?蒸汽火车到底驶向何方??这一切突然都变得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如果我们始终相信魔法,相信伏地魔一定会被哈利·波特和他的伙伴们击败,哪怕终有一天世事沧桑皱纹满面,我们心里也永远有个少年,不会老去。

  (一)探访“魔法世界”
  (二)魔法师,终于可以文身了
  
(三)找寻有关《哈利·波特》的一切
  
(四)Q&A 哈迷究竟是怎样一群人
  
(五)赚钱是最大的魔法

 
 
更多>相关文章
童话圣诞:到香港迪士尼体验童话故事

童话圣诞:到香港迪士尼体验童话故事

  迪士尼,它致力于创新,却不改童话本色。每天上演的大巡游,让人犹如置身于一个童话世界;走在城堡般的酒店里的,都是王子和公主;越夜越美丽的璀璨烟花,就在城堡上方的天空中绽放。如今,走在乐园中美国的小镇大街,当看到那棵比房子还高的圣诞树闪闪发亮,小镇的街道上飘着洁白的雪花,童话圣诞便从此开始。

2011-12-15   TAG:主题商品   深度阅读   反斗奇兵   玩具总动员   香港迪士尼   迪士尼   童话圣诞  

黑龙江动漫“三国”演绎“剩”者为王的传奇

黑龙江动漫“三国”演绎“剩”者为王的传奇

  生存还是死亡,对于文化产业来说,永远是一个残酷的命题。我们下面将要讲述的这几家龙江动漫公司,究竟会如何“破题”呢?没有标准答案。但是先恭喜他们,都答对了。

2011-12-14   TAG:深度阅读   动漫公司   黑龙江  

审视迪士尼帝国——下一盘很大的棋

审视迪士尼帝国——下一盘很大的棋

迪士尼是在下一盘怎样的大棋?它为何要如此布局?这对它的未来又会有怎样的影响?下面我们就将从Pixar、Marvel、Dreamworks以及迪士尼的自家动画和电影几个方面来一一审视这家既古老又年轻的企业的历史、现在与将来。

2011-11-18   TAG:深度阅读   梦工厂   漫威   皮克斯   迪士尼  

婴幼儿玩具市场剖析:多元通道走出新天地

婴幼儿玩具市场剖析:多元通道走出新天地

  偌大的市场,广阔的“钱”景,自然吸引了不少追随者涌入。尤其是玩具出口受到2008年经济危机的影响,促使部分外向型婴幼玩具企业开始寻找新机遇,进而转战内销市场。此外,许多原本专注大童玩具市场的企业,眼见低幼玩具市场的红火,也积极开拓新路,加入到市场竞逐。

2011-11-03   TAG:百荣   深度阅读   南国婴宝   多元通道   市场剖析   婴幼儿玩具  

解密“喜羊羊与灰太狼”成功的幕后

解密“喜羊羊与灰太狼”成功的幕后

  这个目前中国最成功的动画产品,与今日中国经济发展土壤与趋势血肉相连,它的成功,有诸多偶然与必然因素,远非外界所见“狼羊大战”那么简单

2011-11-01   TAG:国产动漫   深度阅读   喜羊羊与灰太狼   解密  

0相关评论

主办:广东省玩具协会(5A级社会组织)   广州力众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国家高新技术企业)

  • 业务咨询:

    电话:020-66842176
    QQ:2355507021
  • 客户服务:

    电话:020-66842173
    QQ:2355507011
  • 合作(BD):

    电话:020-66803042
    QQ:2355507020

中外玩具网新媒体集群:


  • 玩具APP

  • 网站公众号

  • 中外IP授权

  • 中外亲子互动
© 1998-2019 WWW.CTOY.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粤公网安备44010402001252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粤B2-201504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