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请登录     注册
IP授权 | 动漫

3部动画短片入围奥斯卡的背后却是中国动画的太多无奈

日期:2017-12-08    来源:娱乐资本论    浏览:3189    评论更精彩

“中国动画能崛起吗?”
  文丨移星月
 
  因为《白鸟谷》、《低头人生》和《如果我是英雄》三部动画短片同时入围奥斯卡最佳动画短片初选名单,动漫迷们近期备受鼓舞。但遗憾的是,今年提名的的26部奥斯卡最佳动画长片里,一部华语片也没有。
 
  在知乎上搜索“中国动画”,这个标签下有超过2000个提问,最常见的问题是“中国动画能崛起吗?”
 
  如果说动画短片是艺术,那么动画长片就是艺术和商业结合。前者或许只要几个人就可以创作,但后者却需要整个体系的配合,在高投入和长时间的孵化下,才有可能产生精品。
 
  就后者而言就,自《大圣归来》之后,尽管也有像《大鱼海棠》《大护法》等高话题度动画电影不断上映,但却没有一部国产动画长片能在口碑与票房上同时与之媲美。
 
3部动画短片入围奥斯卡的背后却是中国动画的太多无奈
标题
 
  事实上,中国不缺好的动画长片,最近刚刚获得台湾金马奖最佳动画长片的《大世界》就是证明。而不久前,《大世界》还入围柏林电影节主竞赛单元。这是继宫崎骏《千与千寻》之后,新世纪第二次有亚洲动画电影入围。
 
  但对中国的动画爱好者说,相比产出了《九色鹿》《大闹天宫》《那吒闹海》等众多精品动画的上海美术电影厂时期,动画长片的复兴之路还很漫长。
 
  一定程度上,观察这次入选最佳短片动画的三部作品,其导演的人生轨迹,正映射着中国动画经历过的挫折,也透出着它可能有的希望,短片虽短,到底和长片本是同根生,或许动画长片的获奖之路,就在不远的将来。
 
  找不到动画工作的动画系学生
 
  《如果我是英雄》是李夏在南加州大学读MFA(艺术硕士)时的作品。对于熟悉他的人来说,这部作品能进入奥斯卡最佳动画初选,或许并不意外。
 
  2010年,李夏就用短片动画《红领巾侠》证明了自己的实力,那时候他在中国传媒大学数字动画与艺术学院刚刚上大三,与同学程腾合作,共同拍了这部短片,两人包揽了从导演、分镜,设计稿、人设、编剧等诸多前期工作。
 
 
  可以说,这是一部彻底的学生作品,但因独特的题材和画风,当年在互联网上疯转。为此,李夏还在网上写了一篇技术指导文章,而程腾也因此被粉丝们称之为“豆神”。
 
  两人火了。
 
  但这并不代表他们能在国内的动画公司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当时国内的动画市场正是喜羊羊系列为王的阶段。
 
3部动画短片入围奥斯卡的背后却是中国动画的太多无奈
 
  根据《瞭望东方周刊》的报道,与程腾和李夏同届的袁智超表示,当时国内能做动画电影的公司本来就少,许多还是低幼项目,刚开始找工作的时候,他基本没有想去的公司。毕业辗转半年之后,袁智超加入了制作《大圣归来》的十月动画工作室。
 
  然而更多动画专业学生却放弃了进入动画行业,转而从事其他职业。
 
  究竟该何去何从,同样是摆在程腾和李夏面前的问题。2011年毕业的程腾最终选择了出国,进入了南加州大学,并于2014年凭借动画短片《天外有天》获得了学生奥斯卡动画单元银奖;而在国内挣扎了两年后,李夏也随之去了南加州大学。
 
  从履历来看,《低头人生》的导演谢承霖,像是克隆版的李夏+程腾。
 
  2015年,中央美术学院大三学生谢承霖创作出了《低头人生》的动画短片。像李夏和程腾的《红领巾侠》一样,这部片子迅速在网络上流传,使得谢承霖当年就入选了年度微电影导演30人前五。
 
 
  两年后,2017年9月,《低头人生》获得了学生奥斯卡动画单元金奖。此时的谢承霖,已经进入了南加州电影学院。
 
  进入动画专业,大三成名,进入南加州大学,获得学生奥斯卡奖,再入围最佳动画短片奖初选。看起来,谢承霖几乎复制了前辈们的道路。不同的是,曾经求学于南加州的李夏和程腾们,现在已经回国工作了。
 
  程腾是2017年回国的,根据瞭望东方周刊的报道,毕业后,程腾去了梦工厂做联合导演,回国的原因是导师高薇华的邀请。
 
  当时,高薇华正在筹备动画电影《姜子牙》。这是一个神话题材的中国风故事,程腾也很感兴趣。随后,李夏也回国。像7年前合作一样,在《姜子牙》这个项目中,两人再次联合导演。只不过动画项目从短片变成了长片。
 
  知乎上有个问题是“每年去留学学动画或电影制的人那么多,为什么拍出的动画和电影与国外差距那么大。”按照同样毕业于中国传媒大学的知乎网友“水5郎”的回答,核心原因出国学动画或电影的人,还没有学成归来。
 
  据他观察,艺术留学是2010年左右才慢慢开始的,这主要是受限于政策和经济。美国在2008年后,才大幅度放开留学签证,而艺术类的研究生学费高昂,还几乎没有奖学金。同时,这些专业培养时间长,艺术类的硕士MAF一般为2-4年。学成后,因为两套体制的问题,使得有工作经验的人往往也很难回流到国内的。
 
  从时间上看,李夏和程腾们,正是这一批有可能为中国动画带来新希望的人。至于正在南加州读书的谢承霖,将来会不会也像他的前辈一样回国,或许,就要看比他更早归来的人,能带领中国动画走出一条什么样的路了。
 
  卖房才能拍得起的动画长片!
 
  此次入选提名的另一部动画短片是人狼和不思凡联合导演作品《白鸟谷》。
 
3部动画短片入围奥斯卡的背后却是中国动画的太多无奈
 
  与谢承霖、李夏等人不同,人狼并不是动画专业出身。如果说谢和李成功靠的是学院教育,人狼则靠在上海美术电影厂,日本以及国内等动画公司做加工,自学成才。
 
  因为想做原创动画,人狼和另一位朋友无言在2006年成立了狼烟动画工作室。在接受动漫媒体anitama的采访时,无言表示,当时的原创环境很不好,许多动画人都在改行准备。
 
  为了维持工作室,初期两人一边做原创,一边还继续在游戏公司上班,直到一年半后才接到第一个商业委托合同。
 
  人狼不光想做原创,他更想做的是二维手绘动画。但受到资金和人才短缺等限制,基本上没有做长片的可能。所以,狼烟工作室一直维持在10人左右的规模,尽管做出了《上海蝙蝠侠》、《功夫料理娘》等二维手绘动画,却都是短片。
 
3部动画短片入围奥斯卡的背后却是中国动画的太多无奈
 
  无言说,想做高质量的二维动画,还是只能靠短片。而创作一个10分钟左右的短片,也需要七、八个月甚至一年以上时间。这还不包括项目正式开始前废掉的其他版本所花去的时间。
 
  就如此次的动画《白鸟谷》,全片15分钟左右,整个制作周期超过一年。而这个片子原本预计的制作周期其实是半年,因为两个团队的理念和制作方式有很大差异,磨合费了一番功夫。
 
  短片尚且如此,动画长片更不用说。
 
  刚刚在第54届台湾金马奖上获得来最佳动画长片的《大世界》,就是导演刘健自编自导,耗时3年才完成的作品;《大护法》则也是导演不思凡及其团队用了3年才打磨完成。
 
  如此看来,3年差不多是一个动画长片制作的常规期限。强行压缩时间的可能性不是很大。譬如青青树制作的《魁拔》,节奏就是3年内出3部,但其压力之大和不可持续,从在《魁拔4》就可以看出。
 
  对此,魁拔制片人武寒青曾在知乎上解释:“《魁拔2》杀青时我们就说,一定要把节奏放慢下来,让团队最大限度地减少伤亡。然而,市场不等人……《魁拔4》的延后只是青青树漫长的马拉松长跑中的一次技术性调整,它只会让青青树跑得更快更轻松。”
 
  在漫长制作时间背后,对许多导演来说,更严重的问题是资金短缺。制作途中到处求爷爷告奶奶四处筹钱,对这个行业而言似乎是再普通不过的现象。
 
  《大世界》导演刘建在拍处女座《刺痛》时候,就选择了卖房筹钱。
 
3部动画短片入围奥斯卡的背后却是中国动画的太多无奈
 
  就连票房近10亿的《大圣归来》也是类似情况。导演田晓鹏自述称,这个项目做了8年,后来拿到了天使投资,但钱也根本不够用,最后自己只能压上了在外面“接活”时期积攒下来的几百万,再后来又开始拿老婆的钱、爸妈的钱、岳父岳母的钱……
 
  之所以如此困难,还坚持拍动画长片,对许多导演来说,不过是因为对故事的热爱。刘建就说:“我想要讲故事,而只有长片才可以真正地讲好一个故事。”而田晓鹏说的更简单:“只是想做一部自己觉得还能看的动画电影。”
 
  资本入局后,中国动画的命运
 
  如果说10分钟左右的动画短片是艺术品,那么从制作上来看,超过70分钟的动画长片,就是工业产品。
 
  在许多网友对中国动画“怒其不争”时,可能并不知道,上海美术电影厂曾经辉煌,是因为当时并不以盈利目的做动画,它更像一个“动画艺术的研究机构”,而非动画公司。
 
3部动画短片入围奥斯卡的背后却是中国动画的太多无奈
 
  到了八九十年代,随着大量的日本动画进入国内,在没有成熟动画产业链情况下,美影厂独木难支,国产动画首先从产量上就落后了,继而人才流失,质量下降。这之后就是中国动画的衰落期:替美日等外国动画工作做动画加工,没有自己的原创。
 
  再之后,就是国家意识到文化产业的重要性,从2006年左右,限制日本动画播放,并开始扶持动画原创。
 
  但由于整个二次元市场没有起来,很长一段时间,市场上最终活下来的只有《喜羊羊》《熊出没》这一类的低龄动画,青年向,全年龄的动画基本上还看不到影子。
 
  然而,国产动画还是在逐步走上产业化之路。最明显的变化就是产量和从业人员的数量扩大。从产量来说,仅2014年在广电总局申请立项的动画片已达到了七八十万分钟之多。而近两年,先后建立的国家影视动画生产基地则有17个。
 
  政策利好之外,市场也在逐渐好转,一方面是曾经看动漫长大的的80后和90后已经成了如今的消费主力,据统计二次元用户已经超过3亿;另一方面,资本也在入局,典型代表则是光线传媒。
 
  以2015年7月上映的《大圣归来》为分水岭。光线传媒以2000万自有资金与导演田晓鹏等人共同设立了十月文化传媒,持股20%;当年10月,又宣布成立彩条屋影业,并在第一届光线动漫年会上公布了22部动画片单,这其中就有2016年上映的《大鱼·海棠》。
 
  可以说,资本入局改变了很多动画的命运。
 
  当然,资本总是逐利而来,要让资本买单,就要证明有投资价值,近年来,动画电影众筹,渐渐成了吸引投资的一个手段。
 
  比较出名的动画众筹项目当属《魁拔四》。从2017年6月8号开始,截止至2017年8月7日14时,青青树动画最终众筹到3785377;11月,光线彩条屋影业就宣布了《魁拔》系列影片正式重启,并更名为《最后的魁拔》。
 
3部动画短片入围奥斯卡的背后却是中国动画的太多无奈
 
  当然众筹的费用对于动画电影动辄几千万甚至上亿的成本来说,往往是杯水车薪,但究其动机,不管是“卖情怀”,还是如青青树在众筹的宣传片中所说“让投资人们感受到妖侠的力量”,最终目的都是为了让动画电影能成功上映。
 
  尽管在过去的10年中,奥斯卡最佳动画片奖有9年都是迪士尼制作的动画片电影获得,只有一部亚洲动画《千与千寻》在2003年拿到过这一殊荣。但每一部国产动画长片的出现,说到底,都在增强我们角逐这一奖项的实力。
IP中外授权small
中文网玩具资讯微信二维码

中外玩具网微信公众号

玩具业领先的网络全媒体,唯一被百度、谷歌、搜狗等搜索引擎同时收录的新闻源,为业界提供及时、权威、丰富的行业资讯

相关阅读

界面

最受中国中产阶级欢迎的新闻及商业社交平台
热度:23338文章:184 关注TA
一周热文
热点推荐:乐高玩具 芭比娃娃玩具 玩具批发 儿童玩具 玩具 玩具车 芭比娃娃 乐高积木 玩具批发市场 儿童玩具批发 儿童玩具批发市场 水上滚筒 充气钓鱼池 气模服装 梳妆台 冲气玩具 卡通服装道具 丹妮玩具 趣味运动 试验仪 树脂玩具 吹大泡 玩具枪 儿童玩具车 乐高 斗龙战士 玩具总动员 stem 充气电瓶车外罩 感应飞行 感应飞行小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