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请登录     注册
任天堂的中国实验
IP授权 | 企业

任天堂的中国实验

日期:2017-11-08    来源:爱范儿    浏览:1494

在中国市场摸打爬滚了十五年,任天堂和神游从未放弃过对中国电子游戏市场的探索。
   10 月 19 日,任天堂的新主机 Switch 更新了 4.0.0 系统。
 
  在新系统中,有一个连官方更新日志都没有提及的小更新:虽然系统界面还是以英文显示,但 Switch 游戏已经可以直接调用系统字库来显示中文了。
 
  实际上,这是任天堂为了即将到来的中文游戏浪潮做准备。
 
任天堂的中国实验1

 
  10 月 10 日,任天堂官方 YouTube 频道 CHT Nintendo 发布了一段名为「中华圈用游戏阵容影片 2017」的 Switch 游戏宣传片,展示了多款中文化的 Switch 游戏——沉寂许久的任天堂中华区游戏,迎来了一波小高潮。
 
  现阶段,已经公开支持中文的 Nintendo Switch 游戏,已经超过了 60 款,其中不乏《异度神剑 2》、《上古卷轴 5》这类文字量较多的 RPG 巨制。
 
  9 月 14 日,在任天堂的游戏直面会上,腾讯《王者荣耀》海外版《Arena of Valor》宣布将于今年冬季登陆 Switch 平台。
任天堂的中国实验2
(部分 Switch 中文化游戏海报,图片来源:Nintendo)
 
  最近几个月,任天堂与中国市场的联系愈发紧密,《华尔街日报》认为,任天堂正在寻求更多的机会进军中国市场。在《Arena of Valor》宣布登陆 Switch 之后,任天堂的股价来到了近五年来的历史高点。
 
  实际上,从上世纪 90 年代开始,任天堂就一直与中国市场保持着若即若离的关系,而这一切,与一家合资公司密不可分——iQue 神游中国。
 
任天堂的中国实验3
  (任天堂近五年股价走势)
 
  任天堂的中国实验
 
  1994 年,任天堂与香港玩具代理商万信签署行货代销协议,由万信中国有限公司负责在中国大陆销售任天堂的软硬件产品,并提供售后服务。中国大陆的首款任天堂行货游戏机,就是由万信代理的 GameBoy。
 
  由于万信仅仅是承担分销商的职能,因此在游戏软件本土化方面并没有投入太多心力,中国行货游戏的内容基本上都是英文,游戏的中文名称也比较混乱,许多译名如今已经不被官方所承认。
 
任天堂的中国实验4
  (万信代理的中文版 GameBoy,图片来源:Consolevariations)
 
  当时,万信同时也是任天堂在香港、台湾地区的代理商,因此在当地引入《Pokémon》时也分别译为《宠物小精灵》和《神奇宝贝》,也就有了两套迥然不同的翻译体系——直到 2015 年,《Pokémon》的中文译名才统一为《精灵宝可梦》。
 
  对于任天堂来说,20 年前的中国市场虽然颇具潜力,但是否值得投入仍有待观察。
 
  2000 年,中国政府颁布《关于开展电子游戏经营场所专项治理的意见》,其中第六条规定:
 
  面向国内的电子游戏设备及其零、附件生产、销售即行停止。任何企业、个人不得再从事面向国内的电子游戏设备及其零、附件的生产、销售活动……除加工贸易方式外,严格限制以其他贸易方式进口电子游戏设备及其零、附件。
 
  这就是对中国电子游戏史影响深远的「游戏机禁令」。在此之后的十余年里,「游戏机」三个字对不少中国人来说都是洪水猛兽般的存在。
 
  可偏偏就有人选择驾着洪水猛兽逆流而上,颜维群博士(Dr.Wei Yen)便是其中之一。
 
任天堂的中国实验5
  (颜维群博士,图片来源:TGBUS)
 
  2002 年,颜维群与任天堂以对等方式投入包括资金、技术、专利和软件版权等各类资产,成立了神游(iQue)科技有限公司,注册资本 2900 万美元。
 
  颜维群何许人也,竟能与任天堂平起平坐?
 
  在创立神游之前,美籍华裔颜维群曾是硅谷图形公司(SGI)的资深副总裁,主导了 SGI 对美国麦普司技术公司(MIPS )的收购案,并兼任第一任总裁。
 
  在颜维群的带领下,MIPS 不但扭亏为盈,还成功打入了主流消费市场。索尼 PlayStation、任天堂 64 等游戏机都采用了 MIPS 的芯片。此外,颜维群还是美国 iKuni 公司、台湾宏碁集团的董事。
 
  颜维群身上,有着无数耀眼光环:
 
  ♦OpenGL 图像界面软件的共同发明人
  ♦美国数字有线电视系统的共同创始人
  ♦16 个微处理机对称分布式 UNIX 系统的发明人
  ……
 
  凭借着强大的个人影响力,颜维群得以与作风保守的任天堂达成合作,在中国大陆开展游戏机业务。
 
任天堂的中国实验6
  (日本任天堂总部,图片来源:Nintendo)
 
  公司是开起来了,可产品要如何落地呢?2003 年《大众软件》曾经对颜维群做过一个专访,当时颜维群是这么分析中国游戏市场的:
 
  我在选机种的时候,有两方面的考量,第一是 iQue 自己研发的机种,一定会与国外的机种有某种相容性,这样的话我们可以有开发更高端的软件的可能,我们会保持这个相容性。第二,不管是研发还是引进,有一件事情对我非常重要。就是因盗版软件而产生的后果。
 
  颜维群思前想后,最终为神游带来的第一款产品,是「神游机」(iQue Player)。
 
任天堂的中国实验7
 
  「神游机」是一款专门为中国大陆打造的定制型游戏机,以 1996 年上市的任天堂 64(N64)为原型进行改造,由神游自主进行小型化,让机身与手柄合二为一,插入电视即可直接玩游戏。售价也比较亲民,仅售 498 元。
 
  「神游机」没有实体卡带,游戏均存储在一张 64MB 的闪存卡上。玩家需要到线下店面购买「神游票」,之后通过自助机器「神游加油站」进行写入,每写入一款游戏,只需花费 48 元。
 
  后来,神游科技又开放了「神游在线」(iQue@Home)平台,供玩家在家通过网络下载游戏。
 
任天堂的中国实验9
  (卖场里的神游机,图片来源:iQue)
 
  2003 年前后,游戏主机市场已经进入了新的阶段:索尼 PlayStation 2(PS2)、任天堂 GameCube(NGC)、微软 Xbox 等主机在日本、欧美地区激战正酣,就算是在国内也可以通过水货渠道购买到这些新款游戏机。
 
  这时候,针对中国市场却推出了一款落后于时代的游戏机,难免引起非议。
 
任天堂的中国实验10
  (与「神游机」同时代的其他游戏机,图片来源:Geek Under Grace)
 
  但仔细看「神游机」,却又是一款很符合颜维雄理念的产品。不仅神游科技参与了研发,而且价格相对动辄一两千的新款主机来说,也非常有竞争力。此外,数字游戏的方式也很好地解决了当时盗版卡带问题。
 
  为新兴游戏市场推出「定制游戏机」的理念,甚至对任天堂产生了长远的影响。2015 年,时任任天堂社长的岩田聪先生,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也曾表示:
 
  如果我们不准备些新产品,我们就很难打进这些市场。对于大众市场来说,你需要提供一些(当地)中产阶级能够负担得起的产品。

  我们认为中国市场确实极具潜力,但解除「游戏机禁令」并不意味着解决了进入中国市场的所有困难,我们需要进行更多的研究。任天堂将调整产品的定价,以适应新兴市场的消费者需求。

任天堂的中国实验11
  (任天堂已故社长岩田聪,图片来源:Inc)
 
  遗憾的是,这款为中国大陆专门定制的「神游机」,最终销量只能用两个字来形容——惨淡。颜维群预计能卖出 100 万台,但实际上销量不到两万台。
 
  「神游机」的惨败,直接导致了后来行货版 NGC「神游盒子」难产。触乐网曾采访过神游前员工,该名员工透露:
 
  如果不是因为神游机销量不佳,老任的中国实验就是这么一条路走下去了,以后的行货主机都会以这个形式推出,直到最后全球都采用同一标准。

任天堂的中国实验12
  (当年「神游机」的情人节宣传海报,图片来源:iQue)
 
  神游中国的沉浮录:成也盗版,败也盗版
 
  虽然在游戏主机市场惨败,但神游在掌机市场却收获颇丰。
 
  2004 年 6 月,神游引进了 GameBoy Advance(GBA)的国行版本 iQue GBA,俗称「小神游」,售价 590 元,随机附赠《超级马力欧 2》和《瓦力奥寻宝记》两款游戏;10 月份,神游又引进了采用盒盖设计、带有背光的小神游 SP(iQue SP,即行货版 GBA SP),售价 688 元。
 
任天堂的中国实验13
  (小神游 & 小神游 SP,图片来源:iQue)
 
  小神游凭借颇具竞争力的价格、良好的售后服务以及兼容性好(可以直接运行绝大部分 GBA 游戏)等优势,很快就抢回了被水货 GBA 占据的市场。
 
  2005 年到 2006 年期间,双屏游戏机 NDS、NDS Lite 的行货版本——神游 DS、神游 DS Lite、神游 DSi 相继推出,DS 系列的行货版卖出了超过 30 万台,销售额达到 4 亿元人民币。这段时间,堪称神游科技的鼎盛时期。
 
  然而,靠硬件销售为主的经营模式,也让神游陷入泥潭之中。
 
任天堂的中国实验14
 
  众所周知,游戏机的主要收入来源并非只有硬件,游戏软件是得以进一步持续发展的利润来源。
 
  以任天堂最新的游戏机 Switch 为例,截止至 6 月份,全球共卖出了 480 万台 Switch,而 Switch 平台上的任天堂游戏则卖出了 1360 万套——对于任天堂这样同时兼顾软件与硬件销售的公司来说,这两大收入来源缺一不可。
 
  可神游在中国的游戏销售之路,却面临着三大难题:
 
  ♦海外游戏的本土化工作
  ♦中国有关部门对进口游戏的审核
  ♦中国市场猖獗的盗版游戏破解
 
  从「神游机」开始,游戏本土化就是神游科技的主要业务之一。根据神游前员工的爆料,当时任天堂对游戏中文化并没有采取足够的重视,因此神游很难拿到游戏本土化的授权。有时候神游甚至是先完成本土化工作之后,再向任天堂本部拿版权。
 
任天堂的中国实验15
  (神游引进的 N64 中文化游戏《罪与罚》,图片来源:iQue)
 
  这种「先斩后奏」的形式加剧了神游本土化工作的难度,神游的技术人员开发出专门用于中文化的中文字库,甚至还出现了神游官方从民间汉化组招聘的现象。
 
  尽管如此,神游还是贡献了一大批精彩的中文化游戏,其中既有《罪与罚-地球的继承者》、《密特罗德-零点任务》这样的硬核游戏,也有《耀西故事》、《动物森林》这样的休闲游戏。神游不仅汉化了图片与文字,甚至还请来专业配音演员进行配音工作,有些游戏内容甚至根据国情进行了大量的本土化处理。
 
  以「神游机」上的模拟经营类游戏《动物森林》为例,这是一款在虚拟社区中模拟生活的游戏,游戏时间与现实时间同步,拥有极其丰富的节日事件。在不同国家发行的《动物森林》,会根据当地特色定制一些特殊的事件,日版的《动物森林》中,会有「盂兰盆节」相关的游戏内容,而在神游版里,则加入了「中秋节」的游戏内容。
 
任天堂的中国实验16
  (神游引进的中文化《动物森林》,图片来源:iQue)
 
  但是,光有游戏还不够,如何及时地通过审批、发行上市才是个大难题。
 
  与如今 PlayStation 4、Xbox One 等国行主机游戏不同,如今是以「进口游戏」的名义进行审批,即便是在申请材料准备齐全的情况下,一般也要等一个月才能发行。
 
  而在「游戏机禁令」解禁之前,游戏主要是以「电子出版物」的名义进行发行,游戏机则命名为「掌上娱乐系统」。游戏一般需要经过新闻出版署以及文化部的审核,流程长达三个月。
 
  由于当时相关从业人员主要是以审核音像制品为主,对游戏审核缺乏经验,因此审核也就更为耗时耗力。神游内部有不少已经完成本土化的游戏(如《塞尔达传说:魔力面具》等)就因为审批问题最终未能面世。
 
任天堂的中国实验17
  (未能过审的《塞尔达传说:魔力面具》,图片来源:iQue)
 
  比审核更棘手的问题,是盗版。
 
  小神游等掌机上市之后,神游科技开始发行实体游戏卡带。与数字游戏相比,实体卡带的生产制造、物流仓储、渠道发行等成本都比较高,每张卡带市场定价在 200 元左右。
 
  2004 年,神游的正版 GBA 卡带刚上市不到一个月,就遭到了国内黑客的破解。当时的小神游由于欠缺网络通信功能,也就很难通过网络更新的方式来填补漏洞。
 
  破解极大影响了神游的利益,打乱了小神游在国内的发行节奏,甚至当时有杂志发出了「小神游终止汉化?」的报道。
 
任天堂的中国实验18
  (关于「小神游终止汉化?」的报道,图片来源:电子游戏软件)
 
  不过,后来神游官方澄清道:
 
  神游现在只是暂时停止新汉化游戏的发行上市工作,这是在出现有效的版权保护措施之前所采取的临时行动。而多款游戏事实上还正在汉化中,汉化工作并没有像这本杂志说的那样「中止」或「终止」。
 
  尽管官方出面辟谣,但不难看出神游的中文化工作确实遭到了打击。由神游发布的中文 GBA 游戏只有 8 款,iQue DS 中文游戏也仅仅 6 款,此后便再无下文。
 
任天堂的中国实验19
  (「小神游」正版卡带,图片来源:露天拍卖)
 
  Wii 的夭折与神游的巨变
 
  2007 年 12 月,一款名为「神游影音互动播放器」的产品通过了 3C 认证。实际上,这就是当时已经火遍全球的体感游戏机 Wii,这也是时隔 4 年之后,神游再次踏足家用游戏机产品。
 
  Wii 是任天堂于 2006 年底发布的家用游戏机,Wii 容易上手的体感操作俘获了大量非核心玩家的心,引领了体感游戏的风潮。截止到 Wii 停产之时,全球销量已经超过了 1 亿台。
 
  值得一提的是,Wii 的研发也离不开颜维群博士的支持,Wii 手柄的软件驱动就是由颜博士旗下另一家公司 AiLive 与任天堂合作研发的。
 
任天堂的中国实验20
  (神游版 Wii 概念图,图片来源:Engadget)
 
  当时,传闻神游版 Wii 将延续小神游的政策,兼容日版以及美版游戏,1850 元的售价也比较亲民,并准备将于 2008 年奥运会期间上市。在接受媒体咨询时,神游科技相关负责人还曾回答道:
 
  简体中文版的任天堂 Wii 游戏机肯定会在明年的某个时候在国内上市,游戏方面不仅会引进国外大作,也会有国内自主研发的产品,还会设立中文官网。
 
  然而,直到今天也没能看到国行版 Wii 发售。
 
  关于国行版 Wii 的难产,至今官方也没有正式回复过,坊间说法则传闻与审批有关。神游的第二台家用游戏机,未投入市场便已胎死腹中。之后,颜维群博士抛售了手里的神游股份,退出管理层,回美国去了。
 
  神游科技自此成为了任天堂的全资子公司,合资公司成了外资企业,大量人才流失,开始由盛转衰。
 
  直到 2013 年 12 月,神游才引进了任天堂的新一代掌机 iQue 3DSXL,内置《超级马力欧-3D 乐园》以及《马力欧卡丁车 7》两款游戏,售价 1699 元。此时,距离任天堂 3DS 主机已经发布三年有余了。
 
  iQue 3DSXL 时期,智能手机正在蚕食掌机的移动游戏市场,而神游面临的挑战还不止如此。当时,任天堂发行游戏的策略也发生了改变。
 
  在 3DS 上市时,任天堂为其加入了专门的运行系统,并实行「锁区」政策,即同一地方发行的 NDSi 游戏机,只能运行当地版本的游戏——通过这项政策,任天堂可以灵活地调节不同地区游戏的售价,进而保证不同地区渠道商的利润。
 
任天堂的中国实验21
  (iQue 3DSXL,图片来源:iQue)
 
  对于市场正规的日本、欧美市场来说,「锁区」并不是一件让人十分困扰的事情。因为在正版意识较强的发达国家,游戏有正规的发行渠道,对于盗版游戏打击力度也比较大。一般玩家都是通过正规渠道买到在当地发行的游戏,极少存在买错游戏版本的问题。
 
  此外,锁区政策也导致大部分任天堂游戏都只内置了当地语言,比如日版游戏就只有日文,美版游戏就只有英文,而神游游戏就只有中文。
 
  与发达国家相比,中国市场的情况要复杂得多。水货渠道的游戏机和游戏鱼龙混杂,各种地区版本的都有。因此,实行「锁区」就会导致神游的 iQue 3DSXL 只能运行少量的中文游戏,大量优质游戏被「锁区」排除在外,甚至有些内置中文的日版游戏,也因为锁区问题导致 iQue 3DSXL 无法运行。
 
任天堂的中国实验22
  (内置中文的日版 3DS 游戏,iQue 3DSXL 无法运行)
 
  对游戏机来说,没有游戏可玩,可谓是致命的缺陷。最终,国内的大部分任天堂游戏玩家只好选择可玩游戏更多的水货产品。
 
  2016 年,神游 DSi 商店、神游机等服务陆续停止服务;2017 年 7 月份,在任天堂最新的一期财报上,神游(iQue)科技的职能已经从「销售」转为「研发」——同样负责中华圈业务的任天堂香港分公司,则仍然具备销售职能。
 
  对神游来说,职能的转变,或许也意味着一个全新的开始——起点,就是《精灵宝可梦》。
 
任天堂的中国实验23
  (iQue 和任天堂香港在职能方面大有不同,图片来源:Nintendo)
 
  宝可梦请愿引发的中文游戏潮流
 
  《精灵宝可梦》是《Pokémon》系列的官方中文名,在此之前,这个游戏更为国人所熟知的名字有三个:
 
  ♦口袋妖怪
  ♦神奇宝贝
  ♦宠物小精灵
 
  早年,任天堂并不重视游戏的中文译名,这就导致了《Pokémon》的中文名相当混乱,在任天堂作出决策之前,以上三个名称就已经被其他公司抢注了。
 
任天堂的中国实验24
  (你记忆中这部动画叫什么名字呢?)
 
  2007 年,中国大陆出版商为了引入《Pokémon》的漫画、动画,与《Pokémon》官方的版权方达成一致意见(包括小学馆集英社、任天堂、Pokémon 等),决定将「精灵宝可梦」定为官方译名。《精灵宝可梦》译制导演张丽莉表示:
 
  经过几次讨论,在诸多备选的名字中,最终确定了「宝可梦」这三个字,既接近原文的发音,而且每个单字或者三字合在一起都是好意。

  后来又考虑到「宝可梦」是一个重新组合词,恐怕一下子很难让小观众们记得住,于是前面再加上「精灵」二字,最终就成了「精灵宝可梦」。

任天堂的中国实验25
 
  虽然动画、漫画作品早就有了正式译名,但中文化的《精灵宝可梦》游戏却迟迟没有出现。
 
  2013 年,内置七国语言的《Pokémon:X/Y》正式上市,由于没有中文版本,引发了不少中国玩家的指责。一年后,预订在香港地区发售的《Pokémon:Omega Ruby / Alpha Sapphire》同样没有中文版本。
 
  繁体中文不包括在内,敬请见谅。
 
  刺眼的提示挑拨着中国玩家的敏感神经。
 
任天堂的中国实验26
  (《Pokémon:Omega Ruby / Alpha Sapphire》,图片来源:Nintendo)
 
  2014 年 7 月,百度贴吧「口袋妖怪吧」的用户 koutian1xiaotu 提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他决定在 8 月份的「宝可梦世锦赛」上向 Pokémon 公司的高管石原恒和、增田顺一面呈《口袋妖怪汉化请愿书》。按照 koutian1xiaotu 的设想,汉化请愿活动主要分为三个环节:
 
  ♦用中文撰写请愿书,并在网上征求中国玩家的修改意见,形成定稿
  ♦寻找日语强悍的志愿者帮忙,将中文请愿书翻译成日语,仔细校对
  ♦对请愿书的排版、字体等进行简单设计,在美国复印成品当面呈交
 
  这一想法得到了大量玩家的支持,于是一场浩浩荡荡的游戏中文化请愿活动就此展开。玩家们建立了专门的中文化请愿网站,晒出了曾经购买过的 Pokémon 游戏和周边、制作了专门的中文化请愿的宣传影片、还有大量自主投稿的中文化请愿画作……
 
  经过 20 多天的努力,请愿书终于递送到了 Pokémon 公司手中,而对方也给出了较为积极的答复,表示将会考虑中文化的问题。
 
任天堂的中国实验27
  (《口袋妖怪汉化请愿书》,图片来源:52Poke)
 
  转机发生在 2015 年 7 月 10 日,在中国国际动漫游戏博览会(CCG EXPO)上,Pokémon 公司正式确立了大陆地区的官方中文名称为「精灵宝可梦」,不再局限于动画、漫画作品,而是对整个品牌名的重申。
 
  半年后,在 2016 年 2 月 26 日晚上,公众号「任天堂香港」推送了一条消息,文章内容只有一句话:
 
  為華語地區玩家準備的特別影片。
 
  在这短短几分钟的录像中,Pokémon 公司董事长石原恒和宣布,系列最新作《精灵宝可梦:太阳 / 月亮》将推出简体 / 繁体中文版本,并将于 11 月份 18 日全球同步发售。
 
任天堂的中国实验28
 
  发布这条消息的「任天堂香港」公众号,认证主体为:神游科技(中国)有限公司。在 iQue 3DSXL 折戟之后,时隔多年,神游科技再次走进广大玩家的视野,《精灵宝可梦》游戏的中文化,正是由神游科技负责——在玩家的呼声中,任天堂和神游又一次重拾了对中国市场的信心。
 
  在神游官网上,唯一在招聘的是研发岗位,工作职责主要有三点:
 
  ♦从事任天堂相关平台的游戏软件项目开发
  ♦根据项目具体情况,与美术及设计人员共同合作完成项目的开发
  ♦从事与项目有关的工具软件的开发
 
  根据工作内容推测,这将是会是一份与「中文化」相关的工作。实际上,目前任天堂推出的大部分游戏,也都是由神游来完成中文化。
 
任天堂的中国实验29
 
  在中国市场摸打爬滚了十五年,任天堂和神游从未放弃过对中国电子游戏市场的探索。
 
  从因地制宜的「神游机」,到以硬件销售为主的「小神游」,再到游戏内置「简繁中文」——面对中国这个庞大又复杂的市场,任天堂一直在揣度着合适的尺度。
 
  这家老牌日厂和他的中国子公司,尽管从未正式以「任天堂中国」的身份展示在公众面前,但当一款款任天堂游戏宣布中文化时,每个为之振奋雀跃的玩家都知道,任天堂一直都在。
 
TAGS: 任天堂 中国 神游机 精灵宝可梦

爱范儿

聚焦新创和消费主题的科技媒体热度:12998     文章:76      关注TA

热文阅读
热点推荐:乐高玩具 芭比娃娃玩具 玩具批发 儿童玩具 玩具 玩具车 芭比娃娃 乐高积木 玩具批发市场 儿童玩具批发 儿童玩具批发市场 卡通吉他 闯关 液晶 ABS 掌机 品牌玩具 学习卡 包挂 动能测试仪 儿童滑滑梯 老虎 笔袋 发射器 儿童爬爬垫 沙滩池玩具 球乐堡 钓鱼玩具 2042 汪汪队 自动泡泡机 儿童玩具 吊板 过家家 智能机器人 儿童玩具批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