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请登录     注册
人工成本越来越贵,一个小型制造业公司如何活下去?
新闻 | 童车

人工成本越来越贵,一个小型制造业公司如何活下去?

日期:2016-08-02    来源:好奇心日报    作者:唐云路    浏览:1230

如何省钱?如何创新?为什么小公司的存活机会比大公司更多?我们或许可以来看一看一个童车生产商的故事。
  距离阿姆斯特丹 2.5 小时车程的马斯特里赫特(Maastricht)是荷兰最古老的城市之一,1991 年,《马斯特里赫特条约》在这个荷兰最南部的城市签订,标志着欧盟的成立。欧洲的新时代到来。
 
  和欧盟对成员国的要求侧重于稳定、而非蓬勃的发展一样,这座古城如今也不是一个创业公司集中的地方。一些本地的创业公司比如招聘平台 Shift-it、文件分享市场 Knoowy 在这里安家,但这些公司即使在荷兰当地的知名度也不太高。
 
  Greentom 可能是当地创业公司中名气比较大的一个,今年三月,这个环保童车品牌刚刚获得了 2016 年红点奖产品设计类的“全场大奖”。从马斯特里赫特市的市中心火车站出发,开二十分钟的车,穿过郊区的住宅区和绕城公路,你会看到一片规模不大的工业园区。就是这儿了。
 

Greentom 的厂房并不大,坐落在马斯特里赫特城郊
 
  这个成立不到三年的品牌正面临着新问题。创始人巴特·波耶特(Bart Bort)在过去二十多年里一直为 Inglesin、silver cross、moussy 等品牌设计和生产童车产品,几乎每个月都要从荷兰去一次中国,这些品牌都一窝蜂地把工厂设在那里。
 
  但现在,情况正如童车生产商 Kolcraft 的 laments Dale Weathington 对《经济学人》所说的那样:“人工再也不像从前那样便宜了。”中国的生产成本在过去四年中增长了 20%。上海美国商会最近一次会员企业的调查中,91% 都将“成本上升”排在挑战的第一位。广东省蓝领工人的劳务成本每年增加 12%,而越来越多的工人在春节返回家乡之后,就不再回到工厂。
 
  变化传到了世界的另一边——欧洲的小型制造公司需要重新找到缩减成本的办法。
 
  欧洲的制造业遇到了麻烦
 

十年来欧洲制造业 PMI(采购经理指数)变化趋势
 
  “25 年前、15 年前甚至是 10 年前,欧洲的企业都去中国找工人,找到好的工人很容易。”巴特·波耶特也观察到了同样的变化,他说,“不管是生产童车还是别的什么产品,现在已经找不到原来那样的工作强度和薪水的工人。”
 
  中国乃至东南亚在过去的几十年中承担了“世界工厂”的角色,而这些地方的人工成本上升,直接影响了整个行业。这让欧洲制造业的复苏雪上加霜。尽管这两年情况有所好转,但根据欧盟的统计,从 2000 年至今,制造业对欧洲经济增长的增加值还是从 18.5% 下降到了 15.1%。而欧洲的 23 万家制造业公司,绝大多数都是像童车品牌 Greentom 这样的中小型企业。
 
  在人工成本方面,Greentom 遇到的问题具体且典型。过去,他们和中国的工厂建立了长期且稳定的合作关系,但现在,巴特·波耶特发现工人们不再愿意做那些简单的、重复的劳动密集型的组装工作,他们想要更好的工作,更好的机遇,对技能要求更高的工作,他们想要更好的生活质量而不是从早工作到深夜,7 天都在工厂里工作——而这些熟练的工人平均下来一天也只能完成一辆童车的组装。
 
  在马斯特里赫特郊区的一个五六十平方米的组装车间里,你看到的完全不同:两名荷兰当地的工人每天能够组装 50-100 辆童车。
 
  这么看来,问题可能一早就存在了,但因为经济不景气,波耶特才不得不郑重其事地想办法去解决它。他清楚地算了一笔账:“过去在中国的工厂里,一个生产线有 2-3 名工人负责,一天能组装 4-5 台产品出来,现在我们每位工人平均 5 分钟就能完成一个,一天按 50 台算,人工成本也只是以前的五十分之一。”
 

Greentom 将工人需要组装的组件数量压缩到了原本的十分之一
 
  新的制造业公司
 
  在 2013 年正式成立品牌 Greentom 之前,巴特·波耶特是一名童车设计师, 1991 年从设计学校毕业,设计了他职业生涯的第一款童车。“那个产品很成功”,波耶特于是成立了自己的设计公司,“之后我就一直在为不同的品牌做设计。再没有设计过别的东西。”波耶特的团队有 20 个人,几乎每个月他都会去一次中国——所有的代工厂都在中国。
 
  2008 - 2009 年,是波耶特的设计公司日子最不好过的一年。“经济危机来了,世界开始变化了,很多我们合作的世界大牌坦白地告诉我们,你是一个外部的设计公司,我们没有预算了,于是这一年你就什么工作也没有了。”波耶特回忆起这段经历时,称之为一个“契机”:大公司变得谨慎,依托于大客户的小公司就需要重新考虑究竟如何才能长久地生存。“我必须自己做选择,因为收入减少了。”
 
  更何况,“欧洲并不是处于最好的状况。”波耶特的表述还算温和,他说,“市场并不稳定,有难民,我看到的是整个世界都在调整,中国在往一个好的方向调整……整个世界的速度比欧洲要快,但很多人还没意识到。”
 
  波耶特认为,自己一早就意识到了这一点。他和团队打算创立一个品牌,并且要把它卖到欧洲和欧洲之外的地方,这样他们就无需太过在意本地经济增速的变慢。在为客户研发的产品之外,童车设计师巴特·波耶特开始设定一个他称为“疯狂”的研发目标。
 
  在巴特·波耶特过往的设计经验里,越是设计精良和高端的童车,越是会使用更多的原材料,而零件也非常复杂,可能有两三百个。但这一回,“我想要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产品,一个是组装时间尽量短,一个是使用的材料尽量少,并且这些都是可以回收的。”如果可以将组装一个产品的时间从 4、5 个小时压缩到 5 分钟,成本会有了不起的减少。
 

Greentom 创始人巴特·波耶特(Bart Bolt)办公室里的家具几乎都是他手工制作的
 
  巴特·波耶特的办公室里占地最大的是一张巨大的木质办公桌,这是他二十年前手工制作的桌子,在创办自己的品牌之后,他将这张桌子从家里的仓库搬来。“虽然它已经很旧了,但是和公司整个绿色的概念是相合的,当然这样也是为了省点钱。”波耶特说。
 
  省钱和更创新的省钱方法被这位从业 20 多年的设计师提到了一个重要的位置。“这么多年的研发、实验之后,我们成功了。如果你只看产品,你会说好吧这就是个童车,但是我知道我们的目标实现了。”最终波耶特将产品的组件数量从三四百个减少到了 30 个左右。“如果你需要把 400 个组件组装起来,需要花的工作量当然很大,但是如果只是 30 个呢?这就是最大的不同之处。”
 
  本地制造不够经济吗?
 
  Greentom 在马斯特里赫特的工厂大约有 2000 平米。
 
  这算不上是个名副其实的工厂,大部分的空间都被用作设计团队、运营团队的办公室。一个大约 100 平米的组装车间和仓库里,两名工人都是马城当地人,他们正在组装在欧洲出售的商品。巴特·波耶特打算尝试过去 20 多年都被普遍认为不够经济的“本地制造”。现在在亚洲销售的 Greentom 依旧在中国的工厂里组装,但 Greentom 计划在两个月之后进入美国市场,他们就得找到美国当地的工厂。“然后还有巴西、印度,这些我们想要进入的市场,都会投资工厂。”巴特·波耶特说。
 

两名工人就在这个操作台上组装
 
  波耶特研发出来的组件数量得以让这种“笨”办法看起来有它的道理。
 
  “这里工人的时薪很高,15-20 欧一个小时,”波耶特介绍说,“但如果 5 分钟就做一个,算下来成本也就是 1.5 欧一辆车,在中国,工人的时薪会低一些,但 5 分钟一个的人工成本,无论是在荷兰、在中国、在美国、在印度或是在世界的任何地方,都不会对整体成本产生太大的影响。”快的时候, 30 多个组件简单的卡口拼接在 3 分钟之内就能完成了。
 
  本地制造的好处过去被“成本控制”这件大事所掩盖,现在也都显现出来。巴特·波耶特过去的经验是,传统的厂商从下订单到生产完成,需要 2 个月才能从工厂海运到销售的市场。但现在,这些漫长的海运时间和不小的物流损耗都可以节省。
 
  户外品牌 LOWA 在德国慕尼黑的总部也有一个生产工厂,每年新研发的样品都在这里生产。在 2017 年春夏订货会结束之后,分地区的代理商都试图与总部的大区经理以及 CEO 本人沟通,表达想要优先拿到一批新的样品。即使是话语权较大的代理商获得了优先的承诺,收货期也要排到至少三个月之后。这家成立于 1923 年的公司坚持所有的产品都在欧洲的工厂生产,这让它的售价一直居高不下,也令产能限定在一定的范围之内。
 

慕尼黑郊区的 LOWA 工厂,一位工人正在缝合鞋的内胆,她已经在这家工厂工作了几十年
 
  本地生产也能为消费者提供对产品的信任感,这对成熟市场的消费者来说尤为受用。波耶特对此并不陌生,在欧洲和北美销售的那些产品中,标榜自己是欧洲当地生产的,多年以来都以较高的价格出售。尽管坚持在欧洲生产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 LOWA 在产量和价格上的竞争力,但这家公司并没有将工厂转移到亚洲去的打算。控制成本依然是重要的,LOWA 的做法是把大部分生产放在了人工较便宜的斯洛伐克工厂,而人工最贵的意大利工厂只生产少数的几个系列。
 
  在美国,这同样适用。“如果在美国,我可以告诉消费者这就是在美国生产的,他们会喜欢的。”波耶特说,“如果你是一个妈妈,其实你并不在乎这个产品是一个工人花了多长时间生产的,你只会在乎安全、好看与否,或者能否方便地放到后备箱里。但是如果我告诉你,头天你下订单说要一个特别的颜色,第二天我就发货了,你也会很开心。”
 
  2014 年,Greentom 在欧洲卖了 2000 辆,第二年,在欧洲以外的销量占到总体 10000 辆的 30%,今年,波耶特的目标是在欧洲以外市场销售比例达到 40%。
 
  如果事情确如他预想的那般顺利,巴特·波耶特看起来一点都不担心这家小公司是否能跟得上相应的产量。他同样把这归结为组件的简单化:“如果一个旧的童车公司,每年生产 1 万辆,突然之间它要生产 50 万辆,它的供应链和生产流程都太复杂了。它做不了这个事。”而靠着将生产流程和供应链压缩,波耶特觉得即使是年订单一下子增长十倍,也不会是困难的事。
 
  不过,资金对初创公司来说一直是个问题。最近两个月,波耶特开始正式地与投资人会面,谈新一轮融资,在那之前,波耶特从朋友和以往的合作伙伴那里筹集到了天使轮的启动资金。
 
  “为什么创业公司有机会”
 
  马斯特里赫特城内远离市中心的一条街上,有一家包袋品牌 ellen:truijen 的店铺,这里同时也是设计师本人的工作室,只有每周四和周五开门营业。除此之外,ellen:truijen 只在乌特勒支的一家精品店有销售柜台,他们刚刚更新完官方网站,从设计师自己的博客升级成一个可供购买的电商网站。
 
  尽管 ellen:truijen 的产量不过是每个季度 200 只包,但是对于销售,设计师 Ellen Truijen 本人的想法与波耶特是相似的:他们都已经不再依赖走进实体店铺的消费者来进行销售。
 
  整个欧洲的小型制造公司都深刻地理解了这一点,它们几乎都拥有界面友好的官网。巴特·波耶特打一开始就没有准备像他曾经的那些客户一样,在实体店铺中销售他们的产品。Greentom 的市场销售团队正准备在柏林、阿姆斯特丹、鹿特丹等城市选一个位置开线下的门店,但这些门店更多的是起展示作用。在中国,他们也找到了代理商,通过天猫等电商平台销售产品。不过这些消费者同时被要求在官网上注册,以获取一个类似会员号的 green number。
 

在工厂靠街的一面,Greentom 布置了展示区
 
  这些小公司员工的协作方式也比想象中更灵活。虽然身处马城这么一个远离首都阿姆斯特丹的城市,波耶特并不担心会因此难以招到合适的人才,尤其是网站开发、电商运营相关的人员。Greentom 的市场总监 Floor 每周从阿姆斯特丹开车往返一次马斯特里赫特,另一位市场销售专员住在布鲁塞尔,社交媒体营销专员也是用远程协同的方式与 Greentom 的本部沟通。
 
  “许多传统的公司太关注于旧日的工作方式,管理方式,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这些创业公司会有机会。”这家只有三岁的创业公司年销售数量在去年才刚刚达到 10000 , 但巴特·波耶特还是宣称:“那些能够快速适应变化市场的公司会成功的。”他显然把 Greentom 也算进去了。
 
  听起来有点为时尚早。不过,快速适应变化确实让一些小型制造业公司在过去几年脱颖而出。
 
  在音频领域的研发之外,瑞典的耳机品牌 Urbanears 每年根据时尚产业的趋势发布两次新的颜色,让 Urbanears 快速成为欧洲销量第三的耳机品牌。丹麦家具品牌 HAY 在几年前推出了 Mini Market,出售文具和小型的家居配饰,现在同行们正在竞相模仿,认为这帮助一个新兴品牌快速地吸引了高频次的消费者,并且有效地控制了现金流。另一个案例的主角是一家名为 Zevia 的天然汽水公司。过去小型食品公司不得不支付租金安放货物,Zevia 的部分销售额则通过亚马逊实现,销售额不再绑定在实体店上。而在社交网络的推广上,小公司的网站设计往往比大公司更为出色。
 
  德勤发布的《2016 全球制造业竞争力指数》预测,随着制造业不断采用更先进与更精细的产品、工艺技术和材料,20 世纪的传统制造业强国比如即美国、德国、日本和英国于 2016 年再次回到最有竞争力国家行列。
 
  Greentom、 Urbanears、Zevia 可能不属于欧洲制造业最先进的那一面,但这些小公司的竞争力不容小觑,他们正处在和欧洲整体状况截然相反的快速增长期。“每一年我们都至少增长 2-3 倍,我能预见在接下来至少五年中保持这种增长速度。”巴特·波耶特说。
 
  题图/文内图摄影 唐云路
  题图来源:youtube
TAGS: 制造业 童车 童车生产商

好奇心日报

以商业视角观察生活并启发你的好奇心热度:54796     文章:156      关注TA

热文阅读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热点推荐:玩具批发 儿童玩具 玩具车 玩具 玩具批发市场 儿童玩具批发 儿童玩具批发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