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请登录     注册
人工成本越来越贵,一个小型制造业公司如何活下去?
新闻 | 童车

人工成本越来越贵,一个小型制造业公司如何活下去?

日期:2016-08-02    来源:好奇心日报    作者:唐云路    浏览:2157

如何省钱?如何创新?为什么小公司的存活机会比大公司更多?我们或许可以来看一看一个童车生产商的故事。
  距离阿姆斯特丹 2.5 小时车程的马斯特里赫特(Maastricht)是荷兰最古老的城市之一,1991 年,《马斯特里赫特条约》在这个荷兰最南部的城市签订,标志着欧盟的成立。欧洲的新时代到来。
 
  和欧盟对成员国的要求侧重于稳定、而非蓬勃的发展一样,这座古城如今也不是一个创业公司集中的地方。一些本地的创业公司比如招聘平台 Shift-it、文件分享市场 Knoowy 在这里安家,但这些公司即使在荷兰当地的知名度也不太高。
 
  Greentom 可能是当地创业公司中名气比较大的一个,今年三月,这个环保童车品牌刚刚获得了 2016 年红点奖产品设计类的“全场大奖”。从马斯特里赫特市的市中心火车站出发,开二十分钟的车,穿过郊区的住宅区和绕城公路,你会看到一片规模不大的工业园区。就是这儿了。
 

Greentom 的厂房并不大,坐落在马斯特里赫特城郊
 
  这个成立不到三年的品牌正面临着新问题。创始人巴特·波耶特(Bart Bort)在过去二十多年里一直为 Inglesin、silver cross、moussy 等品牌设计和生产童车产品,几乎每个月都要从荷兰去一次中国,这些品牌都一窝蜂地把工厂设在那里。
 
  但现在,情况正如童车生产商 Kolcraft 的 laments Dale Weathington 对《经济学人》所说的那样:“人工再也不像从前那样便宜了。”中国的生产成本在过去四年中增长了 20%。上海美国商会最近一次会员企业的调查中,91% 都将“成本上升”排在挑战的第一位。广东省蓝领工人的劳务成本每年增加 12%,而越来越多的工人在春节返回家乡之后,就不再回到工厂。
 
  变化传到了世界的另一边——欧洲的小型制造公司需要重新找到缩减成本的办法。
 
  欧洲的制造业遇到了麻烦
 

十年来欧洲制造业 PMI(采购经理指数)变化趋势
 
  “25 年前、15 年前甚至是 10 年前,欧洲的企业都去中国找工人,找到好的工人很容易。”巴特·波耶特也观察到了同样的变化,他说,“不管是生产童车还是别的什么产品,现在已经找不到原来那样的工作强度和薪水的工人。”
 
  中国乃至东南亚在过去的几十年中承担了“世界工厂”的角色,而这些地方的人工成本上升,直接影响了整个行业。这让欧洲制造业的复苏雪上加霜。尽管这两年情况有所好转,但根据欧盟的统计,从 2000 年至今,制造业对欧洲经济增长的增加值还是从 18.5% 下降到了 15.1%。而欧洲的 23 万家制造业公司,绝大多数都是像童车品牌 Greentom 这样的中小型企业。
 
  在人工成本方面,Greentom 遇到的问题具体且典型。过去,他们和中国的工厂建立了长期且稳定的合作关系,但现在,巴特·波耶特发现工人们不再愿意做那些简单的、重复的劳动密集型的组装工作,他们想要更好的工作,更好的机遇,对技能要求更高的工作,他们想要更好的生活质量而不是从早工作到深夜,7 天都在工厂里工作——而这些熟练的工人平均下来一天也只能完成一辆童车的组装。
 
  在马斯特里赫特郊区的一个五六十平方米的组装车间里,你看到的完全不同:两名荷兰当地的工人每天能够组装 50-100 辆童车。
 
  这么看来,问题可能一早就存在了,但因为经济不景气,波耶特才不得不郑重其事地想办法去解决它。他清楚地算了一笔账:“过去在中国的工厂里,一个生产线有 2-3 名工人负责,一天能组装 4-5 台产品出来,现在我们每位工人平均 5 分钟就能完成一个,一天按 50 台算,人工成本也只是以前的五十分之一。”
 

Greentom 将工人需要组装的组件数量压缩到了原本的十分之一
 
  新的制造业公司
 
  在 2013 年正式成立品牌 Greentom 之前,巴特·波耶特是一名童车设计师, 1991 年从设计学校毕业,设计了他职业生涯的第一款童车。“那个产品很成功”,波耶特于是成立了自己的设计公司,“之后我就一直在为不同的品牌做设计。再没有设计过别的东西。”波耶特的团队有 20 个人,几乎每个月他都会去一次中国——所有的代工厂都在中国。
 
  2008 - 2009 年,是波耶特的设计公司日子最不好过的一年。“经济危机来了,世界开始变化了,很多我们合作的世界大牌坦白地告诉我们,你是一个外部的设计公司,我们没有预算了,于是这一年你就什么工作也没有了。”波耶特回忆起这段经历时,称之为一个“契机”:大公司变得谨慎,依托于大客户的小公司就需要重新考虑究竟如何才能长久地生存。“我必须自己做选择,因为收入减少了。”
 
  更何况,“欧洲并不是处于最好的状况。”波耶特的表述还算温和,他说,“市场并不稳定,有难民,我看到的是整个世界都在调整,中国在往一个好的方向调整……整个世界的速度比欧洲要快,但很多人还没意识到。”
 
  波耶特认为,自己一早就意识到了这一点。他和团队打算创立一个品牌,并且要把它卖到欧洲和欧洲之外的地方,这样他们就无需太过在意本地经济增速的变慢。在为客户研发的产品之外,童车设计师巴特·波耶特开始设定一个他称为“疯狂”的研发目标。
 
  在巴特·波耶特过往的设计经验里,越是设计精良和高端的童车,越是会使用更多的原材料,而零件也非常复杂,可能有两三百个。但这一回,“我想要一个完全不一样的产品,一个是组装时间尽量短,一个是使用的材料尽量少,并且这些都是可以回收的。”如果可以将组装一个产品的时间从 4、5 个小时压缩到 5 分钟,成本会有了不起的减少。
 

Greentom 创始人巴特·波耶特(Bart Bolt)办公室里的家具几乎都是他手工制作的
 
  巴特·波耶特的办公室里占地最大的是一张巨大的木质办公桌,这是他二十年前手工制作的桌子,在创办自己的品牌之后,他将这张桌子从家里的仓库搬来。“虽然它已经很旧了,但是和公司整个绿色的概念是相合的,当然这样也是为了省点钱。”波耶特说。
 
  省钱和更创新的省钱方法被这位从业 20 多年的设计师提到了一个重要的位置。“这么多年的研发、实验之后,我们成功了。如果你只看产品,你会说好吧这就是个童车,但是我知道我们的目标实现了。”最终波耶特将产品的组件数量从三四百个减少到了 30 个左右。“如果你需要把 400 个组件组装起来,需要花的工作量当然很大,但是如果只是 30 个呢?这就是最大的不同之处。”
 
  本地制造不够经济吗?
 
  Greentom 在马斯特里赫特的工厂大约有 2000 平米。
 
  这算不上是个名副其实的工厂,大部分的空间都被用作设计团队、运营团队的办公室。一个大约 100 平米的组装车间和仓库里,两名工人都是马城当地人,他们正在组装在欧洲出售的商品。巴特·波耶特打算尝试过去 20 多年都被普遍认为不够经济的“本地制造”。现在在亚洲销售的 Greentom 依旧在中国的工厂里组装,但 Greentom 计划在两个月之后进入美国市场,他们就得找到美国当地的工厂。“然后还有巴西、印度,这些我们想要进入的市场,都会投资工厂。”巴特·波耶特说。
 

两名工人就在这个操作台上组装
 
  波耶特研发出来的组件数量得以让这种“笨”办法看起来有它的道理。
 
  “这里工人的时薪很高,15-20 欧一个小时,”波耶特介绍说,“但如果 5 分钟就做一个,算下来成本也就是 1.5 欧一辆车,在中国,工人的时薪会低一些,但 5 分钟一个的人工成本,无论是在荷兰、在中国、在美国、在印度或是在世界的任何地方,都不会对整体成本产生太大的影响。”快的时候, 30 多个组件简单的卡口拼接在 3 分钟之内就能完成了。
 
  本地制造的好处过去被“成本控制”这件大事所掩盖,现在也都显现出来。巴特·波耶特过去的经验是,传统的厂商从下订单到生产完成,需要 2 个月才能从工厂海运到销售的市场。但现在,这些漫长的海运时间和不小的物流损耗都可以节省。
 
  户外品牌 LOWA 在德国慕尼黑的总部也有一个生产工厂,每年新研发的样品都在这里生产。在 2017 年春夏订货会结束之后,分地区的代理商都试图与总部的大区经理以及 CEO 本人沟通,表达想要优先拿到一批新的样品。即使是话语权较大的代理商获得了优先的承诺,收货期也要排到至少三个月之后。这家成立于 1923 年的公司坚持所有的产品都在欧洲的工厂生产,这让它的售价一直居高不下,也令产能限定在一定的范围之内。
 

慕尼黑郊区的 LOWA 工厂,一位工人正在缝合鞋的内胆,她已经在这家工厂工作了几十年
 
  本地生产也能为消费者提供对产品的信任感,这对成熟市场的消费者来说尤为受用。波耶特对此并不陌生,在欧洲和北美销售的那些产品中,标榜自己是欧洲当地生产的,多年以来都以较高的价格出售。尽管坚持在欧洲生产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 LOWA 在产量和价格上的竞争力,但这家公司并没有将工厂转移到亚洲去的打算。控制成本依然是重要的,LOWA 的做法是把大部分生产放在了人工较便宜的斯洛伐克工厂,而人工最贵的意大利工厂只生产少数的几个系列。
 
  在美国,这同样适用。“如果在美国,我可以告诉消费者这就是在美国生产的,他们会喜欢的。”波耶特说,“如果你是一个妈妈,其实你并不在乎这个产品是一个工人花了多长时间生产的,你只会在乎安全、好看与否,或者能否方便地放到后备箱里。但是如果我告诉你,头天你下订单说要一个特别的颜色,第二天我就发货了,你也会很开心。”
 
  2014 年,Greentom 在欧洲卖了 2000 辆,第二年,在欧洲以外的销量占到总体 10000 辆的 30%,今年,波耶特的目标是在欧洲以外市场销售比例达到 40%。
 
  如果事情确如他预想的那般顺利,巴特·波耶特看起来一点都不担心这家小公司是否能跟得上相应的产量。他同样把这归结为组件的简单化:“如果一个旧的童车公司,每年生产 1 万辆,突然之间它要生产 50 万辆,它的供应链和生产流程都太复杂了。它做不了这个事。”而靠着将生产流程和供应链压缩,波耶特觉得即使是年订单一下子增长十倍,也不会是困难的事。
 
  不过,资金对初创公司来说一直是个问题。最近两个月,波耶特开始正式地与投资人会面,谈新一轮融资,在那之前,波耶特从朋友和以往的合作伙伴那里筹集到了天使轮的启动资金。
 
  “为什么创业公司有机会”
 
  马斯特里赫特城内远离市中心的一条街上,有一家包袋品牌 ellen:truijen 的店铺,这里同时也是设计师本人的工作室,只有每周四和周五开门营业。除此之外,ellen:truijen 只在乌特勒支的一家精品店有销售柜台,他们刚刚更新完官方网站,从设计师自己的博客升级成一个可供购买的电商网站。
 
  尽管 ellen:truijen 的产量不过是每个季度 200 只包,但是对于销售,设计师 Ellen Truijen 本人的想法与波耶特是相似的:他们都已经不再依赖走进实体店铺的消费者来进行销售。
 
  整个欧洲的小型制造公司都深刻地理解了这一点,它们几乎都拥有界面友好的官网。巴特·波耶特打一开始就没有准备像他曾经的那些客户一样,在实体店铺中销售他们的产品。Greentom 的市场销售团队正准备在柏林、阿姆斯特丹、鹿特丹等城市选一个位置开线下的门店,但这些门店更多的是起展示作用。在中国,他们也找到了代理商,通过天猫等电商平台销售产品。不过这些消费者同时被要求在官网上注册,以获取一个类似会员号的 green number。
 

在工厂靠街的一面,Greentom 布置了展示区
 
  这些小公司员工的协作方式也比想象中更灵活。虽然身处马城这么一个远离首都阿姆斯特丹的城市,波耶特并不担心会因此难以招到合适的人才,尤其是网站开发、电商运营相关的人员。Greentom 的市场总监 Floor 每周从阿姆斯特丹开车往返一次马斯特里赫特,另一位市场销售专员住在布鲁塞尔,社交媒体营销专员也是用远程协同的方式与 Greentom 的本部沟通。
 
  “许多传统的公司太关注于旧日的工作方式,管理方式,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这些创业公司会有机会。”这家只有三岁的创业公司年销售数量在去年才刚刚达到 10000 , 但巴特·波耶特还是宣称:“那些能够快速适应变化市场的公司会成功的。”他显然把 Greentom 也算进去了。
 
  听起来有点为时尚早。不过,快速适应变化确实让一些小型制造业公司在过去几年脱颖而出。
 
  在音频领域的研发之外,瑞典的耳机品牌 Urbanears 每年根据时尚产业的趋势发布两次新的颜色,让 Urbanears 快速成为欧洲销量第三的耳机品牌。丹麦家具品牌 HAY 在几年前推出了 Mini Market,出售文具和小型的家居配饰,现在同行们正在竞相模仿,认为这帮助一个新兴品牌快速地吸引了高频次的消费者,并且有效地控制了现金流。另一个案例的主角是一家名为 Zevia 的天然汽水公司。过去小型食品公司不得不支付租金安放货物,Zevia 的部分销售额则通过亚马逊实现,销售额不再绑定在实体店上。而在社交网络的推广上,小公司的网站设计往往比大公司更为出色。
 
  德勤发布的《2016 全球制造业竞争力指数》预测,随着制造业不断采用更先进与更精细的产品、工艺技术和材料,20 世纪的传统制造业强国比如即美国、德国、日本和英国于 2016 年再次回到最有竞争力国家行列。
 
  Greentom、 Urbanears、Zevia 可能不属于欧洲制造业最先进的那一面,但这些小公司的竞争力不容小觑,他们正处在和欧洲整体状况截然相反的快速增长期。“每一年我们都至少增长 2-3 倍,我能预见在接下来至少五年中保持这种增长速度。”巴特·波耶特说。
 
  题图/文内图摄影 唐云路
  题图来源:youtube
TAGS: 制造业 童车 童车生产商

好奇心日报

以商业视角观察生活并启发你的好奇心热度:56892     文章:290      关注TA

热文阅读
热点推荐:乐高玩具 芭比娃娃玩具 玩具批发 儿童玩具 玩具 玩具车 芭比娃娃 乐高积木 玩具批发市场 儿童玩具批发 儿童玩具批发市场 卡通动漫服装 金葱 好孩子童车批发 仿真宠物 镭射 艾芘儿 形象公仔 编程 气球玩具 娱乐休闲 机场 可行走人偶 公仔玩具 不锈钢 水晶弹枪 气弹枪 智力魔方 魔幻车神 二通遥控车 假发 四通遥控飞机 合金陀螺 陀螺 智能机器人 软胶玩具